青天

小号,乙女向糧食專用←_←本号吃刀劍亂舞,FGO和陰陽師_(:3」∠ )_偶爾發點段子ヾ(@^▽^@)ノ

繼續肚瀉日子……

我的審神者真是人?【十八】

* 作者家來了小幸運二號機,高興!
* 好啦離全刀帳只差污龜【【【【
* 地下地又來,但沒有新刀的我只想咸魚,正好去日服翻巴主任嗯。
* 三年起步的小嬸嬸
* 大概跟作者另一篇會有關聯?


因為是出席正式的會議,歌仙兼定一早就喚醒了小姑娘,仔細地梳洗好之後,就換上了審神者的正式服飾。

--白衣緋袴,而泛著淡金色的羽織,則是以金線繡上保護咒文的特殊咒布制成。儘管看起來有點多此一舉,但這份謹慎卻是必要的。

數年前,也就是結緣限制解除之前的某場審神者大會,曾發生過一場大型的襲擊。當時因為毫無提防,所以死傷甚眾。審神者一系元氣大傷,怨聲載道。這也是後來結緣限制解除的原因之一。

畢竟已經將人生最燦爛的時光都耗於此地,甚至連命都丟在這兒,再讓人不得嫁娶就過份了。

自那以後,審神者的正式服飾就有了巨大的變化。

或許其基礎仍是白衣緋袴,但無論其外披或者配飾都加上了各種各樣的術式--這甚至是在審神者之間,除了刀劍男士之外的另一種攀比方式。

或許因為小姑娘除了醫院之外,還是第一次抵達本丸以外的地方,所以在前往會場的路上,被歌仙小心抱著的審神者,一臉興奮地揮舞著小手,口中伊伊呀呀地蹦出一個個單字。

不過待他帶著幼主走進了會場的時候,或許她也明白眼下的情況,也安靜下來,緊張地抓著歌仙的前襟。

「哎呀,那振歌仙……上一次好像還是自己來的?」或許是有誰認出了他來,目不斜視的歌仙聽見了有誰在輕聲細語。不過,他並沒有理會。

他只是征自向著放著本丸編號的位置走去。

步伐平穩,毫不受干擾地,走去在這個正會場之中,屬於他們本丸的位置。

可惜入坑晚了,第二彈又emmmmmmm_(:3」∠ )_不過也要快900了,以眼鏡來說算ok啦,就不知道戴起上來好不好看……

emmmmmm我去官網預定算了!!!!!!

噩夢沒有BE【一】

* 我愛我家刀刀!
* 哎,咪醬真的是每家每戶都要有!
* 先征服胃再說其他!


藥研藤四郎.極是在深切治療部的個人病房外的走廊上,第一次遇到日後合作的同僚--事實上那或許並不是第一次,但對方應該早就忘了。戴著單邊眼罩的太刀靠著牆邊,低垂的金眸不知道在看著甚麼地方。

長船派太刀,燭台切光忠。

伊達政宗的刀因為其愛照顧人和善於烹飪的特性,所以在審神者之間非常有人氣;燭台切光忠因為相對其他刀較易入手的緣故,在眾多本丸之中是相當受歡迎的。而眼前這振滿練度的太刀,則是在時之政府之中也稱得上是特別的。

如同他這般的刀劍付喪神大多都是前主離任後選擇了到政府任職,而不是追隨新主。然後,在政府所給予的各種任務之中,經過了長久的歲月而逐漸滿練度。在他們當中,也有如同這振藥研藤四郎.極和燭台切光忠一樣,在長久的時光之中為了消磨時間,而精通了砍殺敵人之外的技能。

這多半就是他們被挑選出來的原因。

「我是燭台切光忠--這一點或許你已經知道了。」待他走過了轉角的時候,這振燭台切光忠就站正了身,整理好儀容、微笑著跟他問好:「請多多指教呢。」

「藥研藤四郎.極,請多多指教。」

然後兩人轉身,步伐一致地朝著走廊盡頭的病房走去。

「主人的情況如何?」燭台切光忠側頭問著走在身前半步的短刀。

「只能說是相當不好。」昨晚仔細地翻閱過所有檔案的藥研,低聲地說:「那個本丸的刀劍男士對大將所做的事……坦白說,相當過份。」

雖然有所準備,但燭台切聽見藥研的判斷,還是忍不住怔呆了一下。但隨即,他就摸著下巴,滿心憂慮地自言自語:「糟糕了……那需要調整療養計劃嗎?」

聽見他的自言自語,藥研的腳步頓了頓,又馬上恢復過來:「雖然大致有所理解,但還是得見到大將才能……」

藥研的話赫然而止。

不知不覺間,兩名刀劍男士已經來到了他們的目的地;而兩人,就這樣怔怔地站在觀察窗外,看著病房內的景像。

這是一間單人病房,房中自然只有一張病床,一個病人。但是純白的病房裡,卻有一半的空間都擺放著各種監測儀器。就連擁有相當醫療知識的藥研,也只是認出了相當一部分而已。

而就在病床上,被兩名護士仔細地照顧著的,是一名少女。

黑色長髮披散在枕頭上,少女閉著眼,動也不動地躺在那。

藥研是看過檔案的,也知道……醫療部為了讓他們的新主有充足的時間恢復枯竭的靈力,因此用藥物讓少女陷入了無夢的睡眠。

安穩的、只有黑暗的,深眠。

而他們今日前來,只是能在病房外見一見他們的新主,然後剩下的日子就是等待。等待醫療部容許她醒來的日子,等待他們正式成為少女的刀劍男士的日子。

我家來了小幸運二号機w
誒嘿,我家刀刀對我真好,我愛他們!!

噩夢沒有BE【序】

時之政府的辦公室大樓錯綜複雜,四處都是看起來一模一樣的房間,不熟悉這幢建築物構造的人,很容易就會迷失方向。不過這振藥研藤四郎.極因為經常前來匯報任務結果的緣故,倒是很簡單就抵達了他的目的地。

輕敲房門,在獲得允許後藥研才推門而入。

「你來了,藥研。」坐在辦公室後的年輕女子疲憊地掐了掐鼻樑,示意短刀到他面前坐下:「我手上有一個長期任務想交給你,但你可以先看一下才決定。」

說著,她輕輕地將一個文件夾推到藥研面前。

「這是……?」

女子交疊的雙手掩蓋著嘴,低垂的雙眼沒有看著眼前的刀劍付喪神。見她無意回答,藥研只得壓下心中的疑惑,翻開文件夾一頁一頁地讀起來。但他愈是讀下去,就愈是心驚。

「大人,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!」

在寥寥可數的數頁簡介後,是一頁又一頁、厚厚的病歷和報告。最矚目驚心的是,這位審神者所受的傷,並不是以奪取性命為目的,而是以『保留性命為前提,損失自主活動能力』為目的。

--是典型的暗黑本丸思想。

但是,這位審神者就任也不過一個多月,是斷不可能在那麼短時間內就製作出一個成了氣候的暗黑本丸。

「監察部隊出了紕漏,將一個戰場喪主的暗黑本丸評為了普通本丸。」女子盡量用著最簡潔的話語說明來龍去脈:「這孩子是新畢業的審神者之中,最優秀那幾個。上頭本來是希望她接手一個已經成了形的本丸,好能盡快增強戰力。不過沒想到……」

說到關鍵的地方,女子頓了頓,沒有將接下來的話說出來。

「上星期獲得通報後,就馬上組織人去救她出來。但是……」

藥研翻到病情診斷那一頁,低聲地接下去:「身體上的傷痕終會痊癒……嗎?」

斷去的雙足終會癒合,身上的傷痕終會消失。

但是精神上的傷害,卻遠沒有那麼輕易就痊癒。

「這是一個長期任務,藥研藤四郎.極,因此你可以自行決定要不要接下。」疲憊至極的女子重重地嘆了一口氣:「照顧這孩子,直到她能恢復到回歸社會為止--假如她能恢復到那個地步的話。」

「那個本丸的刀劍男士對她所做的每一件事不止摧毀她的身體,同時也消磨了她的神智,僅僅殘留下足以維持『審神者』一職所需要的零件。」想起那獲救時的瘦弱身影,女子不禁狠狠地捶了一下桌面,震得整張桌面上的物品都跳了跳。

藥研又翻了翻他面前的文件,然後果斷地蓋好,點了點頭:「我明白了。這個任務--我接下了。」

聽見這個回答,女子不由得鬆了一口氣。

「十分感謝。有關任務的詳情稍後會發給你。」從進門到現在一直都異想疲憊的女子終於露出一抹微笑:「我會盡快安排其他刀劍男士來協助你,不過在那以前,請你跟那孩子好好地相處一下吧。」

「我明白了。」

噩夢沒有BE-【試䦧】

* 昨天提到的WWW
* 試閱部分WWWWWWWW


時之政府的辦公室大樓錯綜複雜,四處都是看起來一模一樣的房間,不熟悉這幢建築物構造的人,很容易就會迷失方向。不過這振藥研藤四郎.極因為經常前來匯報任務結果的緣故,倒是很簡單就抵達了他的目的地。

輕敲房門,在獲得允許後藥研才推門而入。

「你來了,藥研。」坐在辦公室後的年輕女子疲憊地掐了掐鼻樑,示意短刀到他面前坐下:「我手上有一個長期任務想交給你,但你可以先看一下才決定。」

說著,她輕輕地將一個文件夾推到藥研面前。

「這是……?」

女子交疊的雙手掩蓋著嘴,低垂的雙眼沒有看著眼前的刀劍付喪神。見她無意回答,藥研只得壓下心中的疑惑,翻開文件夾一頁一頁地讀起來。但他愈是讀下去,就愈是心驚。

「大人,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!」

在寥寥可數的數頁簡介後,是一頁又一頁、厚厚的病歷和報告。最矚目驚心的是,這位審神者所受的傷,並不是以奪取性命為目的,而是以『保留性命為前提,損失自主活動能力』為目的。

--是典型的暗黑本丸思想。

但是,這位審神者就任也不過一個多月,是斷不可能在那麼短時間內就製作出一個成了氣候的暗黑本丸。

「監察部隊出了紕漏,將一個戰場喪主的暗黑本丸評為了普通本丸。」女子盡量用著最簡潔的話語說明來龍去脈:「這孩子是新畢業的審神者之中,最優秀那幾個。上頭本來是希望她接手一個已經成了形的本丸,好能盡快增強戰力。不過沒想到……」

說到關鍵的地方,女子頓了頓,沒有將接下來的話說出來。

「上星期獲得通報後,就馬上組織人去救她出來。但是……」

藥研翻到病情診斷那一頁,低聲地接下去:「身體上的傷痕終會痊癒……嗎?」

斷去的雙足終會癒合,身上的傷痕終會消失。

但是精神上的傷害,遠沒有那麼輕易就痊癒。


佔TAG抱歉,我就想看看有多少人想看這個……【




我懷抱著善意而來,卻只得到惡意回饋。

--題記【噩夢不會有BE】

今天情緒上來,突然想碼個短篇是這樣的……

嬸嬸在新人的時候被派去了接收一個二手本丸,但無論時政或者嬸嬸都沒想過這是一個偽裝得很好很好很好的,暗黑本丸。

對噠,這個本丸全員接近暗墜,所以除了氣息不太對之外甚麼都看起來沒問題。新人嬸嬸是抱著極大的善意去做接盤俠,考慮到刀男的心情連初始刀都沒選。上任前還各種翻資料,希望盡善盡美能好好過渡,而且還存了很多錢想著要給刀男們買東西。

但前邊有說過,這是一個偽裝幾乎完美的暗黑本丸。

第一周因為需要審神者述職的關係,所以還能保持距離,第二周起就……

最後是察覺到不對的同期好友匯報到政府,派遣小隊去將嬸嬸救了出來。那個本丸的刀男自然是全滅了,但嬸嬸也好不得去哪兒。雖然身體還沒有崩潰,但精神卻早就崩潰了。心理治療師判斷這個狀況沒法放歸社會,又因為這事錯在時政身上,所以他們認為最好的做法是【解鈴還需繫鈴人】。

於是精挑細選了幾振素行良好的資深滿鍊度刀男,給了個新的本丸,開始了本篇的生活。

嗯,說那麼多都只是前言。

搓蛋問答

……我問哥哥切他是不是討厭我,他……給我一個金步_(:3」∠ )_